睡觉睡觉睡觉睡觉睡觉睡觉

沉迷睡觉,逃避现实

段记!

我,初夏,闲,无聊,就是想发文字
乱写一些自己脑洞向的段子
真的乱写,反正没人看,我就是要自娱自乐哈哈哈哈
段子使我快乐哈哈哈哈

当男人把枪抵住少女的脑门时,她微微一征,用着有些欣喜又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:“哎,您这是要杀了我吗?”
少女柔柔细细的声音很好听,男人略微迟疑了一会,闷着声应道:。“嗯。”
“那、那既然您都要杀我了,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吗?就一个!”少女急急忙忙的说,抬起头一脸热切的看向男人,“可以不要开枪打我脑袋吗?打我心脏可以吗?求求你。”
男人眯起眼睛,不做任何作答。
“哎,您等等,等一下……”少女着急起来,用恳求的目光看着男人,“我口袋里面有一点糖果,很甜,很好吃,吃了就没有那么难过了喔,我知道的,杀人是一件很痛苦,很难过的事,所以,没关系的喔,吃了糖就没有那么难过了喔,我用糖果跟你换,你可以打在我心脏开枪嘛,拜托您!”
“为什么?”理所当然的吧,这样子问。
“因为啊,”少女展露出一个几乎要哭出来的笑容:“我活的那么丑陋,好歹让我死的好看一点吧。”
“……”
男人收起了抢,转而指向少女的心脏。
少女仿佛松了口气一般,绽放释然的笑容,“谢谢您,真的谢谢您,您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。”说着,少女从口袋拿出三颗五彩糖纸的水果糖,有点犹豫的掰开男人空着的那只手,将糖果放在他的手上,又轻轻的把手握回。
“可以了喔。”她这样说着。
男人盯着少女那双美丽的眼睛,深邃的眼瞳中空无一物。
男人轻勾嘴角,露出一个带着些许温度的笑容,以极小的幅度摇了摇头。将手中的枪回收。嘴唇轻开,述喃了一句什么,便转身离开了。
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啊,少女这样想着,看着远去的男人,什么反应都没有去做。
她故意一般,没有听到男人离开之时所说的那句话——
“你眼里连光都没有,真是可怜啊。”

男人剥开了一颗糖,送到了口中,糖果在嘴里逐渐化开,一点点占据口腔。
好甜,甜到让人反胃。

“呵呵呵……”微风轻轻吹动少女的发丝,她将吹乱的头发抚平,慢慢将眼睛眯起,将惨淡的笑容收起,嘴里却发出让人不适的笑声。
“呵呵呵……光这种东西,你不是也没有吗。”


评论